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景德镇做近视眼手术哪个医院好

2018-01-20 08:47:31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程文迪

景德镇做近视眼手术哪个医院好,上饶做近视眼手术好的医院,南昌激光治疗近视有后遗症吗,宜春治疗近视激光手术多少钱,宜春治疗近视眼费用,南昌激光治近视眼费用,南昌怎么预防近视眼

原标题:陪伴在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亲人身边,她们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2017年9月15日是纪录片《我只认识你》的百城首映礼。在影片导演、精神科医师、公益组织代表、影片发行方代表等各方人士的支持下,首映礼顺利举行,本片将于2017年11月11日通过大象点映平台与全国观众见面。

自2012年开始筹拍,历时3年,2015年11月,《我只认识你》终于完成了的拍摄。在拍摄前两年,主人公味芳一直都不在状态中,有时候将导演赵青认作她的学生,有时候又将赵青认作亲戚,而另一位主人公,树锋又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很普通很平凡的老人,没什么值得拍摄的,这些无疑给拍摄增加了很多难度。此时导演赵青也一直不停地问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拍他们?又要如何去拍摄和展现这对平凡的老人故事呢?

《我只认识你》百城首映礼现场

本片导演赵青和制片人冯都与影片的主人公有着特殊的关系——树锋是她的叔公,味芳是她的叔婆。这对生活在上海的耄耋老人,从年轻的时候就相识,因为树锋的上一段婚姻,味芳在不经意间等了他十几年,人到中年两人才在一起。当他们携手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段岁月,味芳却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也叫老年失智症、认知障碍症,俗称老年痴呆症)。

味芳被发现患失智症时,原本是打算去理发的,下午3点出去剪头发,到晚上6点还没回来,直到后来警察找到她,但味芳却不记得家在哪里。这时叔公树锋才惊讶地发现,妻子味芳已经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这时的味芳几乎不认识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她的亲戚、以前的学生、同事,她唯独对叔公认得异常清楚,对叔公十分的依赖和信任,这也是赵青导演将纪录片命名为《我只认识你》的原因。

《我只认识你》百城首映礼现场

随着拍摄和捕获到的生活细节越来越多,答案也渐渐清晰起来。这对平凡的老人,尽管叔婆味芳患了失智症,但她依旧记得树锋是自己的爱人,而且,她仍然是一个爱美的老太太,任何时候都记得自己曾经的美,记得自己曾经当院长时候的辉煌。而叔公树锋尽管每天要照顾叔婆,不断地去处理味芳制造的大小麻烦,但两位老人依旧可以谈笑风生,始终保持着平静、乐观的生活态度去生活,平凡却不失尊严,最令人感动的是两位老人终生不能分离的牵绊,纵使今年叔公91岁了,叔婆也90岁了,叔婆已经叫不出叔公名字,但她依旧知道那是她的爱人。

在拍摄过程中,赵青更深度地了解了失智症。令赵青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李霞医生给予的支持。赵青说,她初次跟随叔婆去医院探病时,摄制组没有事先和医生打任何招呼,就直接带着摄影机陪叔婆一起探病,而叔婆的主治医生李霞没有拒绝摄影机的镜头。李霞医生说,失智症患者需要关怀,而患者的照料者更需要关怀,她十分支持这部纪录片的拍摄。

《我只认识你》百城首映礼现场

中国目前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人数达到了900多万,位列世界第一。李霞医生说,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和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使得社会、家庭对留守老人的关爱缺失。想要在情感上、精神上得到更多的慰藉,成为许多中国老人奢侈的念想。另一方面,人们对阿尔茨海默症的认识不够,医疗保障和社会福利资源没有向数量如此之多的这一部分患者倾斜,专业的护理机构和护理人员亦严重缺乏,使得患病老人和家属的生活质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作为一位从事失智症研究、治疗与干预工作多年专家,也是纪录片中主人公的主治医师,李霞说,很遗憾的是30年来暂无新药能够有效治愈失智症。但从医生角度看,最好的方式就是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尽管目前能用的药物不多,但是药物再加其他非药物的干预,还是能够让他停留在好的阶段长一点。”

多年来,树锋和味芳的生活一直是李霞医生的牵挂,令她欣慰的是,即使已经进展到重度阿尔茨海默病,味芳仍然过着有尊严、有爱、有质量的生活。这样的幸运,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并不普遍,许多患者都面临着谁来照顾的难题,他们的生活质量不容乐观。

李霞医生已经接触过无数个失智症患者家庭,她说面对失智症的关键是,你经过的路上是否有人陪伴,能够生活在一个有爱、有尊严的环境中,而对于患者来说忘记并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周围的人都无法理解,如果能够有更多人像《我只认识你》影片当中那样去关注,去讲述失智症家庭的境遇,让社会对其更加理解和包容,那样对于失智症患者及其家庭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在今年5月“表演艺术新天地”系列活动中,也曾有一场艺术家和专业医护人员的对话,举行于默剧《安德鲁和多莉尼》演出前夕。默剧中的多莉尼,也是一样的糊涂,她会将袜子套在手上,或将衣服反着穿,即使安德鲁无数次地试图去纠正,也无济于事。那天在活动现场,我也见到了李霞医生,她利用业余时间,尽可能多地向不同的人群传递着关于阿尔兹海默症的正确照顾和护理信息。

而那天发言的艺术家,除了《我只认识你》的主创,还有摄影师周仰,她带来画册样书《漫长的告别》,讲述摄影和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外婆之间的故事。

《漫长的告别》画册封面

外婆有症状的时候她还不知道,所谓的“老年痴呆”虽然没有一次性治愈的办法,却是可以干预和治疗的。她只能从每两周看望一次外婆,到接受外婆已经不怎么认识自己的现实。她开始拿起相机拍摄的时刻,也像是外婆和全家漫长告别的开始。最后时期,相机已经成为周仰和外婆无声对话的方式,有相机的镜头在,外婆的回应有时比没有镜头的时候更积极。

《漫长的告别》画册内页

外婆走后,周仰开始编辑画册。她不仅回溯了三年中自己纪录的照片,还考古挖掘一般地深入到家庭的老照片和外婆年轻时设计的布料花样,试图在家人的现实与外婆的记忆之间架起桥梁。“原来,她才是家中第一位把热爱的事情变成职业的女性。”“她在上海第二十九棉纺织印染厂设计的花样多为外销,并好几次获得了全国一等奖。”直到外婆在养老院漠然地躺着,周仰发现,家里的颜料盘干了很久了。

《漫长的告别》画册内页

“尽管这本书是我个人家庭的故事,但作为侵扰中国近四分之一老龄人口的脑部疾病,对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照料与对家属的关怀均富有社会意义”。周仰的部分照片曾发表于腾讯影像栏目,上百条留言中有许多人表达了类似的遭遇和情感。

《漫长的告别》正式出版物现正在“书名号”平台上众筹,详情复制链接地址至浏览器打开:http://www.titlepark.com/move/project/detail?projectId=1502873656。

(本文有关9月15日的活动文字感谢爱德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王娜记录整理。)

隐疾漫长的告别:阿兹海默症、外婆与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